0359-6389077
18406464336
行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中原之光 郑州 | 没有轰轰烈烈,也能大放异彩的灯光发展史
发表时间:2018-11-05     阅读次数:     字体:【

我国城市夜景照明事业的发展虽然起步较晚,但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上海率先在外滩和南京路启动夜景照明工程,随后在上海、北京等城市景观照明的带动下,我国各城市纷纷进行了“亮化工程”、“灯光工程”、“光彩工程”等城市夜景照明工程的设计实践。30多年里,城市夜景照明得到了迅猛发展,并取得了辉煌的成果。

  郑州城市夜景照明也是从那时起,随着改革开放城市建设的突飞猛进,城市面貌的不断更新,照明也逐步发展起来。与全国其它城市大致相同,郑州城市夜景照明也大致经历了初创、发展、提高三个阶段。

1999年郑州市人民政府出台的《郑州市城市临街标牌和灯饰管理办法》,是全国当时较早的临街标牌、灯饰设置与管理的规范准则;随着发展的不断成熟,郑州市人民政府于2006年又发布了 《郑州市城市管理照明管理办法》,加强城市照明管理 , 保障城市照明设施完好 ,改善城市环境。同时废止了1999年发布的《郑州市城市临街标牌和灯饰管理办法》。

  发展普及期过后,郑州城市夜景照明基本保持稳定地发展,对美观性有了更多的要求。2008年郑州市人民政府颁布《郑州市城市霓虹灯门头牌匾和夜景照明管理办法》,加强城市霓虹灯、门头牌匾和夜景照明管理,保障城市市容整洁、美观和夜景照明设施完好,创造良好的工作与生活环境。郑州照明质量由此经历了“暗—亮”、“亮—美”的发展历程,而在此番发展之后,郑州照明建设也慢慢回落,基本维持原貌。在城市照明设计中,主要内容包括:市政道路照明、建( 构 ) 筑物照明、雕塑、小品等泛光照明与绿地、植物、水面、假山等环境艺术照明。

通过郑州照明发展过程可以知道,郑州夜景照明曾走在全国首列,作为城市夜景照明基础项目之一的道路照明在郑州道路建设飞速发展的过程中得到快速发展,其中郑州相继建成了金水东路、迎宾大道、机场高速公路、花园路、纬二路、东西路、东西大街等道路照明工程;随后建成郑州紫荆山广场、绿城广场等广场夜景照明工程,郑州市环城高速路夜景照明工程、“南京路”——德化街商业步行街夜景照明工程又使郑州市城市夜景照明建设又上一个新台阶。

与此同时,郑州市市委、市政府还要求市区内各重点整治的主干道上的临街街建筑物必须全部装上灯饰。具体包括花园路、人民路、中原路等市内32条重点道路上的临街建筑物轮廓灯、射灯、灯箱、泛光灯、汽光灯、满天星等发光体。这些完善了郑州最基础的城市照明系统。

  道路照明

  道路照明是基础建设重要的一部分,能为各类车辆的驾驶人员以及行人创造良好的视觉环境,达到保障交通安全、提高交通运输效率、方便人民生活、降低犯罪率和美化城市环境的目的,设计的优劣将直接影响到道路工程的实际使用效果。2017年建设完成的郑州市农业路快速通道工程,西起西三环以西的雄鹰东路,东至中州大道以东金源东街,全长12.9千米,全线通车后大大缩短了东西两向的行车距离。此路段的照明建设,集中了郑州众多道路照明的建设经验,在照明手法和灯光选择上对此路段进行分析也将具有参照意义。

  郑州市农业路快速通道照明工程为城市高架快速路项目,该项目为东向快速通道,位于郑州市的市中心繁华地段,沿线商铺和住宅区较多、车流和人流量大。照明设计工程是郑州市市政工程勘测设计研究院牵头设计完成。研究院严格按照我国现行CJJ45-2015《城市道路照明设计标准》进行,参照CIE115-2010《机动和人行交通道路的照明》选定设计指标。农业路高架桥主桥的行车速度不低于60km/h,夜间车辆少的时候其实际车速甚至达到80km/h~100km/h,因此,必须按照高标准照度30lx设计,且不考虑夜间调光;而桥下部分由于众多道路交叉口的限制,其设计车速为40km/h,由于上半夜机动车流、非机动车流、人流密集,因此,也按照快速路中的高值即30lx选择,而后半夜主交通在桥上,桥下非机动车与人流稀少,则考虑调光降低照度。匝道也按照城市主干道高标准照度选择为30lx,其中下桥匝道车速较高,不进行调光,而上桥匝道及立交桥互通匝道车速不高,则可适度调节照度。

  目前,用于道路照明的光源主要有高压钠灯、金卤灯、LED灯。 最新2015版规范4.1.1明确规定,快速路和主干路宜采用高压钠灯,也可选择发光二极管灯或陶瓷金属卤化物灯。所以快速路选择根据需求选用了不同新型光源。主桥采用高光通高压钠灯与大功率陶瓷金卤灯,间距30m(该工程桥墩标准间距为30m),全线均采用截光型路灯,标准段选用CDM210W,加宽段为315W 陶瓷金卤灯。本次以标准段CDM210W灯具进行计算,经实测平均照度为29.46lx,满足规范标准;桥下辅道、吸顶灯与匝道采用中小功率的陶瓷金卤灯或LED灯,路灯与吸顶灯配合,从而为桥下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及人行道提供足够的照明,经计算,桥下机动车道平均照度为 35lx,桥下非机动车道为22lx,都满足规范标准。

  郑州是国家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高架和立交桥则是城市重要的交通节点,郑州市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连续建成了京广快速路、三环快速路、陇海快速路与农业快速路等一大批项目,后期多条高架快速路也在不断修建规划中。此次新建完成的农业路快速通道照明工程验收在平均照度、照度均匀度、光效、能耗等方面的综合都表现均衡,主桥采用大功率陶瓷金卤灯与小功率LED匝道灯相结合的方式,这或许可为类似工程提供一种新的高架快速路照明方法。

  建筑照明

  建筑照明方面,郑东新区作为郑州的新兴CBD商圈,是郑州对外展示的重要窗口。2015年12月,举世瞩目的上合组织峰会在郑州郑东新区CBD顺利举行,郑东新区在郑州强大经济实力支撑下,凭借着浓厚的文化气息、优美的环境和国际化的现代城市形象征服了参会的各国首脑。

  郑东新区CBD是郑州发展的中心,规划的各个领域都体现了河南文化,体现了大都市的现代风范。标志性建筑一一千禧广场(会展宾馆)坐落于CBD核心区的中央轴线上,东侧临郑州国际会展中心,西侧临河南艺术中心,是连接郑州城市文化与经济脉络、代表城市形象和人文精神的重要载体。围绕千玺广场东面还有一个湖为“如意湖”,因为湖的外轮廓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如意造型,如意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寓意万事顺利、吉祥如意,极具中国文化特色。

  以水为载,在郑州当地设计师眼中,不少人认为郑东新区CBD有很好的建筑与体量,当时千禧广场照明工程是河南省内单体建筑景观照明最大项目,方案前期由美国SOM建筑设计事务所与乌克兰一家灯光顾问公司负责,河南新中飞照明电子有限公司设计施工、飞利浦提供灯具建设完成。当时设计主要是通过色温的动态变化来实现夜间不同的效果。

为了避免外立面投光照明对于室内环境的影响,采用了飞利浦定制产品Dynaflood实现整体投光及色温变化效果。总高63层的塔楼主体部分是建筑特色最集中体现的部分,为了实现投光效果及眩光控制,LED灯具被安装于格栅顶部,针对不同的投射点,使用不同的流明输出,不同的出光角度,做了不同的照明模拟;裙楼部分采用和主体部分型号相同的LED投光灯产品,为了实现不同的颜色变化效果,专门选用了其标准的RGB变色版本,更进一步保证色彩的准确表达;顶楼是整栋楼的点睛部分,设计师通过夜间不同的色彩变化与主体部分区别开,彰显不同的风格;顶部建筑高23米,则通过安装16套LED RGB大功率投光灯ColorReach Powercore gen2来将顶部彩色照亮。

  截止2013年年底,千禧广场的景观照明工程全部完工,至今还保持着完好的照明效果,高质量的照明设备是照明工程的品质保证,使郑东新区CBD地标维持着良好原貌。近几年,除了在重大节日活动上进行线路检修或做一些灯光秀效果,就几乎没有变化。原河南新中飞照明电子有限公司设计总监王敬义 ( 现河南正堂光艺照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 曾参与此工程设计安装,他表示,在全程跟进项目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照明工程技术和项目知识。当时项目在灯具选用和设计理念上都有一定的前瞻性,时隔五年,在现今看来仍具有很强观赏性和代表性。

王敬义也从另一面提出了不同的观点,郑州CBD的建筑载体参差不齐,而景观照明与整个城市的载体关系密切,早先郑东新区CBD在规划之初把内环建成了商住,使住宅和写字楼混合,没有明确区分建筑功能和定位,国内一线或发达城市的CBD定位都以纯商务为主,而郑东新区CBD的商业与住宅的建筑格局,使得照明工程设计要求以人为本,建筑照明不能影响人们居住和生活,所以王敬义认为郑东新区CBD的亮化体量上并不能与上海、广州、杭州相比较,而这可能是郑州城市发展过程中留下的硬性病根。